全站內容
  • 全站內容
  • 醫生查找
  • 新聞動態
您所在的位置首頁>黨群工作>醫院文化
黨群工作
醫院文化

【省醫榜樣】“人文醫生”高傳玉

發布日期:2016-09-30字號調整14px瀏覽次數(16359)
手機看新聞

 


 

火紅的七月,哈爾濱“中國醫師協會(2016)人文醫學年會暨全國衛生系統第十一屆走向人文管理高層論壇” 傳來消息,心血管病醫院副院長、我院心血管內科主任高傳玉被授予“人文醫生”榮譽稱號。對于一路走來獲得過多項國家級榮譽的高主任來說,這個榮譽顯然不是最重的,但的確是給他壓力最大的。“21世紀的醫學正在一個超高的峰頂上繼續攀升,要樹立‘大健康’觀念,把以治病為中心轉變為以人民健康為中心,如果沒有充分的人文社會科學的理論準備,將發生一系列更大迷惑,醫生的處境將更加窘迫。”  作為省級學科帶頭人,獲得這樣的榮譽他感到責任重大:“人都要面對生老病死,都離不開醫療服務。因此醫務工作者要從多個層面上去弘揚人文精神,有探索、有思考、有行動。目前醫患緊張的形勢,比任何時候都更迫切、更有必要在廣大職工特別是青年醫務工作者中傳播偉大人文精神。”

如果不是選擇學醫,今天的高傳玉可能不是一名蜚聲省內外的心臟病專家,而是一名化學家。高中時代的高傳玉尤其喜歡化學,每次競賽,化學成績都名列前茅。是父親的堅持,家中需要一名學醫的人,才毅然放棄了喜愛的化學,在高考志愿欄中填上了“醫學”。

選擇了醫學,就選擇了責任、義務和奉獻,就選擇了自己的人格取向——逐漸形成醫學人文品格。

 

 

 

治病要眼睛始終盯著病人

他說,實際上,70%左右的疾病可從病史中找到初步的答案。接觸病人,認真地問診,可從病人生活史中找到致病的種種可能。高傳玉說,病與病人本是不可分的,要了解病,必須同時了解病人。由于醫學從經驗醫學過渡到實驗醫學后,醫生了解病的方法發生了根本性變化。我們常將病變樣本置于試管、顯微鏡、X光底下分辨觀察,這樣醫生必然是關注病變較多而忽視病人,病與病人發生了分離,眼中沒有病人,當然難有人文關懷。所以,一個臨床醫生,他的眼晴必須始終盯住病人。

心內科病區的醫生護士都知道,高傳玉主任特別忙,經常是每天早上7點到醫院,到病房看完每一位危重病人,接著開晨會、查病房、接待門診病人、開始手術……常常是出了手術室,外面已經是夜幕降臨、燈火輝煌,病人多時手術常常是從上午九點到第二天凌晨。可以說,除了基本的生活,把一切都交給了醫院、交給了病人。


和諧醫患關系先要緩解“忙”情

近年來,醫患關系的緊張度逐年增加,醫生仿佛工作在火山口上。許多患者都抱怨說,在醫院排了一個上午的隊,掛到了專家號,結果看專家的時間才幾分鐘,想說的想問的醫生根本就沒時間聽或者不想聽。可以看出,患者渴望與醫生溝通,但我們的醫生往往因為“忙”,疏于對患者心理、情感的關切,疏于對患者故事的聆聽,疏于進入患者的苦難世界。

為此高傳玉主任要求自己和科室醫生要尋找“忙”因,緩解“忙”情,減少“忙”中疏,杜絕“忙”中亂。高傳玉說,醫生的確很忙,人人渴求優質醫療資源,擠向名醫、名院。而現代醫院最大不足就是診療過程的技術化,強調客觀性、目的性,重治療,輕照顧,溝通時間少,缺失人情味。

“忙不是拒絕溝通的理由”高主任說。從醫三十多年他收到過太多的表揚信、錦旗、匾,沒有發生過一例糾紛。他說無論患者以什么樣的形式對我們有意見,就說明我們有讓患者不滿意的地方,也許是我們技術上沒有滿足患者的需要,也許是我們責任心不強而出現了責任性事故,也許我們沒有過錯,但是至少說明我們醫患溝通做得不夠,沒有讓患者滿意!每次病人入院出院、手術前后以及病情有變化時,高主任都會和患者充分交流,使患者在溫馨、透明的氛圍中感受到尊重和理解。多年來,他習慣于換位思考,面對病人,不論職位高低、貧富貴賤,他都能做到尊重每位患者的人格,理解他們的渴望,均以敬語稱呼,以真誠的微笑迎接他們就診,以親切的問候拉近與患者的距離。他常常教育身邊年輕的醫生:“良好的溝通是最好的治療,怎么說比說什么更重要。一個手勢,一個神態,床邊拉拉手,不花一分錢,就能給病人以信心、安慰和溫暖。”

有人說,只有拋棄醫學的傲慢,醫學才能顯現人文本色。正如特魯多醫生的墓志銘:“有時去治療,常常去幫助,總是去撫慰”。

大醫者——醫學科學與哲學的統一,集大成,得智慧;懷愛心,做小事。高傳玉主任在他三十多年的從醫生涯中用仁愛之心踐行著這種“全人”的大醫觀:救治身體,拯救心理,讓患者感覺到醫生可以依靠。

掃描二維碼,可用手機閱讀此文章

海南环岛时间